搜索
当前位置: 三分彩网站 > 端点 >

“填色问题”困扰数学界60年这个生物学家的方法会是终极答案吗?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6-07 00:53 | 查看: | 回复:

  原标题:“填色问题”困扰数学界60年,这个生物学家的方法会是终极答案吗?

  在平面着色问题问世 60 多年后,一位业余数学爱好者近日取得了新的突破。

  平面着色问题可以追溯到 1950 年,当时,芝加哥大学学生 Edward Nelson 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图形问题,却让数学家们花费了几十年去解答。

  假设有一个图形,图形上是一系列由长度相同的线段连接起来的点,且所有点与线都在同一平面上。我们要做的是给这些点涂颜色,相连的两个点颜色不可以重复。Nelson 的问题是:给这样的图形上色,最少用几种颜色就可以完成?当图形延伸到无限多个点时,情况又如何?

  图丨这个图形有826个相连的端点,必须使用至少5种颜色来填涂,才能保证相邻端点的颜色不重复

  这个问题后来被称作 Hadwiger-Nelson 问题,或“填色问题”,令无数数学家兴致勃勃、争相研究,包括当时活跃多产的匈牙利数学家保罗‧厄多斯。研究者们很快就缩小了颜色数量的范围,发现延伸到无限的图形的颜色数量应该不少于4种,不多于7种。后续的研究中,一些人证明了部分结果,却没有改变4~7这一范围。

  就在上周,生物学家 Aubrey de Grey,在科学预印本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——《平面上的颜色数至少是5种》。

  文章指出,图上仅用4种颜色着色是不够的。这一发现是“填色问题”被提出以来的第一个重大进展。Grey说,“我真是幸运,为一个已经问世60多年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可是稀奇事!”

  图丨Aubrey de Grey,他作为联合创始人在美国加州建立了SENS研究基金会——一个研究和推广永生理念、试图通过再生性药物阻止衰老的NGO组织

  Aubrey de Grey看起来不像是数学先驱。他是一个旨在开发“扭转衰老负面影响”的技术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。在玩棋盘游戏时,他想到了“填色问题”的解决方案。

  对于一个业余数学家来说,在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是不寻常的,但并非前无古人。

  20世纪70年代,Marjorie Rice——一位没有数学背景的家庭主妇,靠着在“凸五边形密铺”问题上做出的贡献,红遍了美国的科学专栏。她在可以无缝连接的五边形中添加了4种新的形状。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数学家吉尔卡莱说,非专业数学家取得重大突破是令人欣慰的,因为这样可以多角度增加人们的数学经验。

  最著名的填色问题当属“四色定理”——任何一张地图只用4种颜色就能使具有共同边界的国家着上不同的颜色。这些国家的确切大小和形状并不重要,所以数学家们可以将“四色定理”转化为图论问题。即将每个国家都转化成端点,有共同边界的国家就是由一条直线连接的两个点。

  Hadwiger-Nelson 问题与“四色问题”稍有不同。它不考虑地图上有限的端点,而是会延伸到平面上无限个端点。如果两个端点恰好相隔一个单位长度,就表示两个点像地图上的国家那样“接壤”。要找到颜色数的下限,需要先构建一个具有有限端点、需要一定数量颜色的图形。这就是Aubrey de Grey做的工作。

  Aubrey de Grey创建图形的灵感来自于“莫泽图”(Moser spindle),该图以数学兄弟Leo Moser和William Moser的名字命名。“莫泽图”只有7个端点和11条边,其端点的最小颜色数为4。 通过少量的计算机辅助, Grey将“莫泽图”和其他一系列端点融合成一个有着20425个端点的庞大图形,这个图形无法仅用4种颜色着色。后来他将图形缩小到1581个端点,并用计算机检查发现,的确用4种颜色是不够的。

  任何需要5种颜色的图形的发现都是一项重大成就,数学家希望找到一个满足这一点的小一点的图形。也许找到一个更小的或最小的五色图可以让研究人员更深入地了解Hadwiger-Nelson问题,从而可以证明五种颜色(或六、七种)足够填涂平面上的所有点。

  Aubrey de Grey已经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数学家陶哲轩提出申请,希望将寻找最小五色图纳入群体合作项目中,这个群体合作项目大约在10年前就开始了,当时剑桥大学的数学家Timothy Gowers想找到一种方法来促进大规模的数学在线合作。群体合作项目的工作是公开完成的,任何人都可以为之做出贡献。最近,Aubrey de Grey又参与合作,在孪生素数问题的研究上取得重大进展。

  陶哲轩说,并非每一个数学问题都适合成为群体合作项目,但是Aubrey de Grey可以参与解决填色问题,毕竟它易于理解并能迅速展开研究,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明显的成功标准:降低非四色图中端点的数量。果然很快,俄亥俄州立大学数学家Dustin Mixon和他的合作者Boris Alexeev发现了一个有1577个端点的图。上周六(4月14日),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Marijn Heule将图形缩小为874个端点,之后端点数量又减少到了826个。

  研究人员的努力给60年前的Hadwiger-Nelson问题带来了全新的展望。西澳大学数学家Gordon Royle说:“像这种问题,最终的解决方案可能得运用非常有深度的数学理论,或者只是某个人的奇思妙想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dogayoga.net/duandian/448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